布吉魔册文学>奇幻玄幻>今天将军求操了吗 > “P眼患了s病”(鞭打/羞辱/s/指J)
    秦彻今日心情一直都不错,见小狗自己乖觉,剩下的两鞭子也就雷声大雨点小的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秦彻打量着地上被抽的半天缓不过神来的纪云铮,肌肉紧实,肩宽背阔的高大男人,捧着鸡吧被自己抽的双目失神、涕泗横流,还要颤着嗓子求自己管教,秦彻爆棚的占有欲在此刻终于得到了丝丝缓解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想拥有纪云铮被他一手调教出来的烂熟肉体,独占纪云铮的精神,侵入纪云铮的灵魂也远远不够,他要纪云铮再也不能离开他,要他离了再不能排泄不能勃起不能射精,纪云铮就应该永远被绑在自己身边,跪在自己脚下。

    秦彻的目光又落在纪云铮胸口后背的几道错落伤疤上,有的只剩下浅浅一道痕迹,有的才刚刚绷上皮肉,还泛着些可怖的红色。

    纪云铮意识到主人在看他身上的斑斑痕痕,下意识蜷了下身子似乎想遮一遮,但一下子意识到没什么用处,又垂着眼睛跪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纪云铮盯着秦彻脚下的一小块地面,心里耐不住胡思乱想:身为主人的东西,身体上却都是别人弄出来的痕迹,本来就不如女子细腻柔媚的皮肉,上面还都是可怖狰狞的伤疤,主人一定极为不喜。

    纪云铮无措的闭了闭眼,他知道主人现在有几分在意他,但是一直讨不到主人喜欢的话,也迟早会被收回加在自己身上的所有宠爱。

    秦彻持着鞭梢,描着纪云铮肩膀上一片最大的疤痕的陡峭形状,成片的皮肉收成比肤色淡些的白色,鞭梢按在上面还能感到些轻微的突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秦彻看了垂着头的纪云铮一会儿,沉默很久还是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刀刮蹭了一下。”纪云铮抿了抿唇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彻应了一声,“把手背过去。”